歡迎進入上海首約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網站! 站內搜索:
國務院決定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國務院決定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國務院決定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
代理核心服務
各地熱門社保政策
北京:勞動人事爭議調解組織工作辦
廣東:廣東省關于修改《廣東省工資
江蘇:江蘇省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管理
安徽:安徽省關于修改〈安徽省人口
深圳市員工工資支付條例
浙江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終局裁決適
湖北省社會保險基金監督辦法
社保政策法規
勞動人事爭議仲裁組織規則(新)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
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關系轉移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印發
工傷預防費使用管理暫行辦法
中國-荷蘭社會保障協定證明書辦事
 
國外政策 你現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國外政策 

德瑞日美四國養老保險制度簡介

發布人:上海首約  發布時間:2017-12-12

探尋域外如何養老

據聯合國有關機構調查預計,到2050年,60歲以上的老齡人口總數將近20億,占總人口比例為21%,而且世界上老年人的數目將在歷史上首次超過年輕人(15歲以下)的數目。

人口老齡化已成為當今世界一個突出的社會問題,也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從本版介紹的世界上一些國家的養老保險制度中,可以窺見各國在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時所作出的努力

德國

養老保險的發源地

德國是世界上第一個以比較完備的立法確立社會保障制度的國家,其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末德國首相俾斯麥時期。他頒布的1889年《傷殘和老年保險法》也是世界上第一部養老保險法律

養老制度:經過100多年的演變和發展,德國最終形成了強調政府、社會、雇主、個人共同擔負責任、權利義務相統一的社會保險制度。目前德國的養老保險體制主要由三大支柱組成,即:法定養老保險、企業養老保險及私人養老保險。這三者所支付養老金的比例大約分別為70%、20%和10%。

1997年,德國法定養老金費率為20.3%,目前仍維持在這個水平。除了公務員(由國家提供養老保障)、月收入低于320歐元的就業者、已達到退休年齡的退休者之外,其他所有就業者都必須參加。工人和職員的養老保險由其本人和雇主各承擔一半,獨立從業人員則由自己承擔全部保險費。

養老保險最低的保險時間為5年,未達到此年限的投保人到退休時將無法領取養老金。德國法定退休年齡為65歲,滿65歲可領取通常的養老金。投保時間較長(35年以上)的殘疾人可于60歲領取全額養老金。其他人員提前領取養老金,每提前一年,養老金打折3.6%。

近年來,為了降低養老保險對國家財政造成的巨大壓力,德國積極倡導發展企業養老保險。企業養老保險采取“直接支付原則”(即職工在工作期間積攢了多少企業養老保險,退休后就可得到相應數額的養老金),職工繳納金額占工資的比例每年由行業勞資部門和政府協商決定,且這部分養老保險可以享受稅收優惠。私人養老保險則采取自愿原則,也可以得到國家補貼。

制度改革: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使德國現收現付的養老金運行模式(現收現付制即社會保障完全靠當前的收入滿足當前的支出,不為以后年度的保險支出作資金儲備)已經面臨危機,成為國家財政的沉重負擔。為了緩解這種狀況,德國政府對養老保險進行了一系列改革。

改革內容包括:提高退休年齡。德國現行養老保險法律是2005年新修訂的《老年和傷殘保險法》,決定從2012年起開始逐步將國家法定退休年齡提高至67歲。

適當提高養老保險費率,降低過高的養老金水平。德國養老保險費率從1995年的18.6%增長到1999年的19.5%,2009年又增長到19.9%。鼓勵多種渠道發展養老保險。2002年德國開始實施“里斯特”法案,即德國公民只要同保險公司、銀行或基金簽訂私人退休養老金合同,就可以得到國家的補助,而且補助金額每年都會增加。

養老形式:在德國,進入“專業護理老人院”是老人們最普遍的一種選擇。這些養老院擁有世界一流的硬件設備和人員管理方式。

不過近年來,德國興起了一種名為“老年之家”的互助養老方式。一些害怕孤獨又不愿意去養老院的老人們自發組建自己的小天地,在“老年之家”中,成員共同分擔家務,互相幫助,一起參加社會活動,讓老人們遠離了孤獨,也體會到了家的溫馨。

此外,德國一些社會團體和地方政府也探索出了包括“多代屋”在內的多種互助養老模式。這種方式不僅有助于開發老年人潛力、還有助于促進代際交流。如里德林根的“樂齡合作社”,不僅老年人可以加入,年輕人也可以加入進來。

參加者可以選擇小時工資,也可以把服務小時存在合作社,用以日后獲得同樣時間的免費服務。這種做法既鼓勵老人互助和自立,也吸引了年輕人參與其中,通過服務老人為自己未來的養老做準備。

瑞典

福利國家的典范

“從搖籃到墳墓”社會保障制度的創立,使瑞典享有“福利國家櫥窗”的美譽。不過這種過分強調國家責任和公平的制度設計也讓政府背負了沉重的財政負擔

養老制度:瑞典早在上世紀50年代便建立起了社會養老制度。瑞典議會1956年通過的社會福利法明文規定,子女和親屬不再負有贍養和照料老人的義務。政府通過發放基本養老金為養老提供經濟保障。

瑞典養老制度包含基本養老金和與收入掛鉤補充養老金兩部分。基本養老金經費主要由國家財政預算負擔,與物價水平相聯系,與退休者退休前的工資水平無關,而補充養老金則主要依靠基金收益,與物價水平無關。

所有定居瑞典的人,年滿65歲后都可根據居住年限領取數額不等的基本養老金。只領取基本養老金的人由于還享受其他形式的社會補貼,其基本生活需求得到了保證。工作過的人退休后還可根據其工齡領取到一筆附加養老金,兩筆基金差不多相當于退休前工資的70%,維持生活綽綽有余。

此外,老人們還可享受三種特別醫療保健服務:一是請醫生、護士到家看病;二是長期住院治療,各醫院都為老人設有相當數量的專用病床,保證他們能得到及時治療;三是療養院。加上市級地方政府提供的各種社會服務,可以很好地滿足老人的各類需求。

這種養老金制度在20世紀90年代之前一直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瑞典人也在這種高福利的社會保障制度下過著富足、愜意的生活。

然而,這種制度設計使得政府財政收入的大部分都用于社會保障支出。2001年,瑞典全國用于社會福利、社會保障和社會服務的總開支相當于GDP的36%。

為了使這種保障制度持續運轉,政府必須采取高稅收政策,這樣也加重了企業和納稅人的負擔。同時,這種過分強調公平而忽視效率的制度設計也缺乏對個人的激勵,容易滋生懶惰。

制度改革:20世紀90年代以后,由于長壽和生育率低,瑞典成為世界上人口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財政負擔加重、代際間收入分配不公、工作效率低下等一直存在的矛盾日益凸顯,原先的養老金制度實施起來越來越艱難。從1999年1月起,瑞典開始實施新養老金法案,旨在通過養老金體制改革來增加工作動機,提高工作效率,減輕財政負擔。

瑞典新養老金制度主要從4個方面進行了改革:

由原來的待遇確定型轉向繳費確定型,即領取多少養老金直接取決于從工資中扣繳養老保險費累積數額及其投資收益,這樣一來,工作時間越長,積累養老金也越高。因此,一般人都會積極工作以多繳納養老費。

由原來現收現付制轉向部分積累制。新制度規定,以每年收入18.5%作為養老保險繳費,進行積累并計利息,作為退休后養老金,其中16%用于現收現付,記在保險部門的個人賬戶,相應數額的資金用于支付當年的養老金,其余2.5%記入保險費準備系統,可按個人志愿,選擇基金進行投資,養老金多少同基金收益相關;

基礎養老金與消費價格指數掛鉤改為與工資指數掛鉤,就是說,只要工資高、養老金投資收益高,養老金也就高,這也間接提高了人們的工作效率;

補充養老金由雇主負擔改為由雇主和雇員各承擔一半,與此同時,工資率提高相同百分比。這個轉變使雇員意識到需要通過支付稅金來得到養老金,從而進一步增強了工作動力。

養老形式:瑞典目前主要有三種形式,即居家養老、養老院養老和老人公寓養老。在瑞典,在養老院養老的一般是基本上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孤寡老人。雖然養老院硬件設施一應俱全,而且從吃飯到洗澡都有人照料,但由于缺少人情味兒,瑞典老人不到萬不得已一般是不會住進養老院的。

公寓養老是上世紀70年代在瑞典興起的一種養老形式。類似于國內小型的干休所。不過,近年來,老人公寓養老已不再時興,一些老人公寓又被逐漸改造為普通公寓。

瑞典政府目前大力推行的是更具人性化的居家養老形式,爭取讓所有的人在退休后盡可能地繼續在自己原來的住宅里安度晚年。主管老人社會福利事務的部門,會根據老人需要,提供包括個人衛生、安全警報、看護、送飯、陪同散步等在內的全天候服務。

日本

倡導家庭養老

日本,在養老方面,一方面重視政府政策的主導作用,另一方面也充分發揮“家庭”在養老中的積極作用

養老制度:據日本2007年版《老齡社會白皮書》,截至2006年10月1日,日本總人口為1.2777億,65歲以上的老齡人口為2660萬,老齡人口占日本總人口的20.8%。日本總務省發布數據稱,日本在人口為3000萬以上的37個國家中老齡人口比例最大,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老齡化國家。

日本的養老保險制度始于20世紀40年代末。時值二戰結束,日本經濟混亂,通貨膨脹嚴重,養老金給付水平低、覆蓋率小,功能十分有限。

20世紀50年代初,隨著日本經濟的恢復,日本政府開始重視國民的養老問題,陸續頒布了《厚生年金法(新法)》、《國民年金法》等一系列法案。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日本漸漸形成了比較完善的養老保險體系。

目前,日本的養老金由國民年金、厚生年金和共濟年金等組成。國民年金是日本養老金制度的基礎,20歲以上60歲以下、在日本擁有居住權的所有居民都必須加入。

厚生年金和共濟年金則與收入掛鉤,分別面向大中型私營企業的員工和公務員。這部分養老保險都屬于強制性質并由政府來運營,故又稱為公共養老金。據統計,國民養老金待遇占老人家庭收入的63.6%。

制度改革:日本的養老保險體制曾為日本經濟作出了重大貢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日益嚴峻的老齡化形勢導致養老金領取者人數增長大大快于就業者人數,而且長壽造成日本65歲及以上人口支取養老金的年限大大超出制度設立時的預期。

以往,對于公共養老保險的巨大資金缺口,日本往往通過轉移支付來彌補。然而,近十多年來,日本經濟持續低迷,并且已成為發達國家中政府債務最為沉重的國家之一。

國家財政轉移支付能力的下降使得日本現收現付制養老保險制度的運行舉步維艱。如何應對老齡化給養老保險事業帶來的挑戰,已成為一項日本政府必須面對的嚴峻課題。

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針對人口結構的根本性變化以及現行養老保險制度的弊端頻頻出招。

采取措施包括:

提高保險費。將繳納保險費的比例在原來占工資總額13.58%的基礎上,每年以0.354%的幅度提高,到2017財年,保險費將提高到占職工工資總額的18.3%;

逐年降低向被保險者支付保險金的數額。計劃到2023財年,平均養老金支付額將由現在在職職工平均收入的59.3%逐年降低到50.2%;

調整養老金發放方法。日本政府從2002年開始制定了一項“物價聯動型養老金支付辦法”,就是根據物價跌幅,減少養老金的支付額。

由于日本經濟不見起色,加上老年人在全國人口中所占比重不斷增加,日本不少人對養老保險制度失去了信心,拒繳保險費。在2002年度投“國民養老金保險”的人當中,有37%沒有繳納保險費。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日本政府已決定采取查封銀行存款、凍結個人資產等非常手段,強迫國民繳納養老保險費。

養老形式:日本是典型的東方國家,具有悠久的家庭養老傳統,“家”制度在日本起主導作用,家庭是老年人援助系統的核心。老年人生活所必需的資源和援助基本上都是由家庭來保障,公共福利服務和市場化的服務等僅是一種補充。在與社會保障相關的法律當中,許多內容都把家庭和家庭的贍養關系作為前提條件。

然而,隨著日本社會的變化,日本家庭規模正由大變小、家庭結構由緊變松、家庭功能由多變少、家庭觀念也由濃轉淡。因此,單純地依靠傳統的家庭來贍養老人從客觀上講已不太可能。日本的家庭養老開始向家庭、社會并重的方向轉變。

為了降低家庭養老負擔,日本政府從2000年4月開始實行的“看護保險制度”規定,市町村及特別區、都道府縣和醫療保險機構等為保險人,40歲以上的人為被保險人,繳納一定的保險費,在今后需要看護時,提出申請經看護認定審查會確認后,即可享受看護保險制度所提供的不同等級的看護服務。被保險人只需承擔看護保險費用的10%,其余部分由看護保險負擔。

美國

企業年金成主力

美國,一貫強調市場在資源配置的作用和個人在社會發展中應承擔的責任,并且將市場和個人的積極力量運用到養老保險制度的設計和實務操作中

養老制度:1935年,美國總統羅斯福為了減少經濟危機帶來的劇烈社會動蕩,制定和頒布了《社會保障法》,該法第一次提出了“社會保障”的概念。

目前,美國的養老金體制主要由三大支柱構成。一是聯邦政府以征收社會保障稅的方式籌集資金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雇主和雇員基本上各自承擔社會保險費的50%。二是雇主發起設立的“私人養老金計劃”;三是個人自購商業保險和儲蓄積累的養老金收入。這一多元化、多支柱的養老保險體系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國家承擔養老社會負擔的風險。

基本養老保險層面,勞動者只要達到退休年齡,并在工作期間繳納滿10年的養老保險費,退休后即可按月領取養老金。在美國,法定退休年齡男女都是65周歲,在65歲退休屬“正常退休”,領取全額養老金;提前退休者,其養老金將相應減少,相反,推遲退休者領取的養老金比例會相應提高。

當然,對于美國老年人來說,“醫療保險照顧計劃”更能讓他們安度晚年。該計劃創建于1965年,主要為老年人和殘疾人獲得醫保提供補貼。2009年,該計劃共涵蓋4630萬人,總福利支出約5020億美元。目前,該計劃已成為繼“社會保險計劃”和國防預算之后,美國聯邦政府的第三大財政支出項目。

制度改革:2006年8月,美國前總統布什簽署通過養老金保護法案。布什宣稱,該法案是30年來美國最徹底的養老金改革法律。

布什政府養老制度改革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從原先社會保障稅中抽出一定比例轉移到企業年金計劃中,同時企業和職工也增加相應的比例。此外,美國政府還通過稅收優惠等形式支持和鼓勵企業年金計劃的發展。

目前,全美有60%的雇員參加了企業年金計劃。在美國人的退休收入之中,由企業年金所提供的養老金大約占40%。

企業年金不僅是美國人養老金的主要部分,而且還為美國資本市場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資金來源。目前,養老金、共同基金、保險基金一起成為了美國資本市場上的三大主要投資機構。

在經濟平穩發展時期,養老基金的市場化運行能獲得較高的投資收益率,更好地確保了養老金的保值增值。20世紀80年代以來,扣除通貨膨脹因素,美國的養老金投資收益率都在10%,讓投資者收益頗豐。

當然,在經濟蕭條時期,投入到資本市場的養老金也存在受損的可能。自2000年以來,隨著華爾街股市的持續走低,集中投資于股市的企業年金收入也遭遇了重創。

縱觀美國的養老保險制度,可以看出,美國沒有走類似于瑞典單純強調國家責任的福利型社會養老保險之路,而是強調國家、企業、個人各方在養老保險中各自責任的統一。這既緩解了政府壓力,又強調了個人在養老保險中的責任,做到權利和義務的統一。

養老形式:在美國,一些商業化運作的老年社區很受較為年輕的老年群體的青睞。如位于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太陽城。在這里,老人們不僅可以享受郊外清新的空氣、燦爛的陽光,還可以充分利用各類休閑娛樂、康體健身設施實現積極向上的生活樂趣。有的社區還為老年人提供了可以參與的活動內容,使老年人老有所學、老有所為、老有所樂。

除此之外,美國還開創了“以房養老”模式的先河。目前在美國一些地方,“以房養老”的做法非常普遍。雖然,美國的社會養老保障體系比較發達,但是許多老人依然用該方式補充社會養老的不足。

許多美國老年人在退休前10年左右就為自己養老而購買了房子,然后把多余的房間出租給年輕人使用,收取一定的房租來維持自己退休后的生活。

由于美國的房屋出租業比較發達,房屋出租的收益也非常可觀。與此同時,美國政府和一些金融機構向老年人推出了“以房養老”的“倒按揭”貸款。經過20余年的發展,美國的“以房養老”方式非常成熟,也被美國人認為是最有效的養老方式。




上一篇:瑞典議會提出養老金改革方案
下一篇: 加拿大智庫:終結北美自貿協定將導致22萬人失業
tapjoy怎么赚钱 广东南粤风彩36选 南京麻将外包什么意思 网络赚钱兼职 上海时时乐彩控奖结果 两肖两码中特精准资料 北京快乐8休市时间 足球心水 叮叮云南麻将 怎么开通股票账户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牌 最近有什么股票大跌 棋牌游戏娱乐 查看福建22选5走势图 22选5复式计算器 不收费的游戏麻将 网上赚钱网站